布哈拉古城

布哈拉是乌兹别克的第三大城。布哈拉(Bukhara)梵文意指修道院,城市大约建于一世纪前,九至十世纪时为萨曼王国的国都,1220年为成吉思汗所占,1370年落入帖木儿之手,在此之前布哈拉一直由卡拉罕王朝及契丹人所控制。中国古书中称之为不花刺、新唐书中的戊地国、唐代招武九姓中的毕国、安国,均指是布哈拉汗国。布哈拉汗国原定都于撒马尔罕,16世纪中叶迁至布哈拉。1920年被苏俄所吞并。1925年并入乌兹别克。主要居民为乌兹别克人,其次为塔吉克人。1500年,乌兹别克首领率兵自北进入河中地区,占领撒马尔罕,推翻帖木儿后裔在中亚的统治,建立昔班尼王朝。该王朝原定都于撒马尔罕,1561年迁都布哈拉,遂称布哈拉汗国。1505年,昔班尼夺取花刺子模。1507年,灭帖木儿汗国。

简介

布哈拉 (Bukhara),是乌兹别克斯坦第三大城市,位于泽拉夫尚河三角洲畔,沙赫库德运河穿城而过,有2500多年历史,人口约25万,中亚最古老城市之一。9至10世纪时为萨曼王朝首都,1220年为成吉思汗所占,1370年被突厥人帖木尔征服。16世纪中叶,乌兹别克人建都于此,史称布哈拉汗国。中国古书中所说的不花剌、新唐书中的戊地国、唐代昭武九姓中的毕国、安国,都是指布哈拉。 布哈拉曾是古丝绸之路重镇之一,曾在东西方贸易、文化交往中发挥了重要的桥梁作用,至今保留着许多当时的集市贸易遗址。7世纪,随着伊斯兰教开始在布哈拉传播和盛行,布哈拉兴建了上千座清真寺、神学院和其它祭祠场所,是当时著名的伊斯兰教学术重镇。布哈拉市保存了许多中世纪时期优秀的建筑,如夏宫、雅克城堡、萨曼皇陵、波伊卡扬广场、兀鲁别克神学院、米利-阿拉伯伊斯兰神学院等,无论从景观造型,或是内部陈设和装饰都保留着古风古貌。该市古迹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例为世界文化遗产。

布哈拉自公元9世纪起,古城狭窄蜿蜒的街道就被三种不同的建筑区分开来。城堡(Ark),除城堡在外的城市自身建筑(Shahristan),以及商栈(rabad)。城市四周的防御工事反复毁于战火又反复重建,在几个世纪的岁月之中改变了城市的风貌,16世纪时城墙周长12公里,116座敌楼和11座两侧带有塔楼的城门护卫着城市,现今还遗留下来两座城门。布哈拉的遗迹除了大多数16世纪的建筑外,还有不少很古老的伊斯兰建筑,包括著名的伊斯玛仪萨曼陵墓(10世纪),卡梁宣礼塔(11世纪)和马高克-阿塔里(Magoki-Attari)清真寺(10世纪和12世纪)。很多建筑物为宗教场所,也有不少商业建筑,如商栈和市场。这些当地建筑由砖瓦房和土坯平顶房构成,而且临街一面缺少窗户。富户人家都装饰着雕花大理石镶条和壁画。布哈拉的城市设计和建筑对中亚许多地区的城市规划变革都产生了广泛影响。布哈拉是中亚地区最完美无缺的中世纪城市典范,并保持了当时的城市布局。

Bukhara_Banner

行程景点

总述

在这座中亚最古老的城市里,市民们坚信自己城市的历史超过3000年。在它地下20米的纵深范围内,埋藏着不同时期的大量文物和古迹;地面上则分布着170多座中世纪以来各种风格的伊斯兰建筑。 列车从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塔什干出发,在莽莽大漠中朝西南方向行驶600多公里,就到了中亚名城、历史上盛极一时的伊斯兰文化中心——布哈拉。它位于欧亚大陆最深的腹地,在丝绸之路兴盛的年代里,是沟通东西方文明的商路上一颗闪亮的明珠。在近现代史中,由于长期受沙俄和苏联的统治,它独有的辉煌被俄罗斯文化所掩盖和淹没,曾被世人遗忘。苏联解体后,这座古城的建筑艺术珍宝和文化古迹开始恢复本色,重新吸引着世人的目光。

漠海中的布哈拉,属于典型的大陆性气候。列车在清晨抵达,扑面而来的是干爽的凉意。而目之所及,全是大大小小的蓝色穹顶和以蓝调为主的釉面墙壁,幽静的街道上,偶见身着深蓝色大袍的市民走过。布哈拉给人的第一印像是陌生的遥远,我怀疑自己走到了天边。

sitoraimokhihosa夏宫(Sitorai-Mokhi Khosa, Summer Palace)- 位于布哈拉市郊,是布哈拉最后一位埃米尔的住所,也是迄今为止留存的唯一一座布哈拉统治者宫殿。宫殿分为两个部分:旧宫称为阿卜杜-阿哈德汗宫,建于1892年,为布哈拉传统建筑风格;新宫称为萨伊德-阿里姆汗宫,兼具欧洲和中亚风格,建于1917年,包括一些装饰华丽的居室和大厅,由布哈拉最优秀的工匠建成。除宫殿本身建筑外,夏宫还包括一个很大的园子,内有喷泉、池塘、房屋等设施。据说,宫殿前池塘为宫女戏水所用,此时埃米尔坐于楼上观赏,看中某个宫女后即向其抛出苹果,该宫女即受宠幸。该座建筑外部装饰兼具欧洲和中亚建筑风格,从建筑结构到内部装饰都反映出当时欧洲对中亚的影响。宫殿外表虽较为粗糙,但内部居室和大厅无论从设计品味到制作工艺都堪称精湛。 传说布哈拉埃米尔在建该宫之前曾为选址问题绞尽脑汁。后来听从一位老者的建议,埃米尔命令杀死四只羊,并将羊肉悬挂在布哈拉城的四个方向。一段时间后,挂在其它几个方向的羊肉都已腐烂,只有挂在城北的羊肉新鲜如故,埃米尔认为此地空气更加清新,于是选择城北作为建宫地址。

卡扬宣礼塔(Kalon Minaret / Poi-Kalon Complex)- 是布哈拉最着kalyan名的建筑纪念碑,建成于1127年,高46.5米,坐落在布哈拉市老区中心大清真寺旁边。它高于整个布哈拉市,在距布哈拉几公里处就可以看到它的入口。宣礼塔周围有很多结构整齐的建筑群。大清真寺建成于16世纪,清真寺对面建是一座伊斯兰学校米里·阿拉布。宣礼塔起初是用于高声召集大家祈祷的。宣礼塔是用烧过的砖建成的,地基深达16米,勒脚直经达9米。巨大的锥形细脚到顶部时则成为圆筒形悬楼。圆形建筑物在柱子的顶部,悬楼有16个拱型透光窗,上面装饰有钟乳石状的檐。顶部有狭长的拱形回廊通往梯子。回廊由16个透光与主体建筑物相连的拱门组成,回廊的外部被建成两个相连的半圆柱形,托着两个拱门。宣礼塔的楼身布满了砖制装饰图案。楼身共分成14个装饰带,每个装饰带里都有清晰图案作装饰,所有的图案都不同。

Poikalon卡扬清真寺(Miri-Arab Madrassah / Poi-Kalon Complex)- 位于宣礼塔前的广场之上,与撒马尔罕的比比哈努姆清真寺具有同样规模。用蓝砖建砌,十分精美。清真寺于1514年建成,它属开放风格。清真寺基本为砖制,装饰面由磨光并涂釉的砖制成,类似马赛克。在宽阔的直角院子里有一个悠长的回廊,回廊旁边是由288个双层顶壳的楼顶组成的主体建筑。清真寺长127米,宽78米。院里中间有四个传统的平顶凉台,装有凉台。清真寺可以同时容纳12000人。清真寺内有很多大小房间,亦有一些改作了手工艺品的售点,在欣赏巨墙巨砖砌出的不同图案之余,也可以购物。 米里-阿拉布”神学院位于“卡扬”清真寺对面,建于1530-1536年。神学院为三层建筑,内有教室和许多小室,主要用于伊斯兰僧侣研习之用。其中,小室数目为114个,与《古兰经》章数相同。当时,该座神学院是中亚地区唯一的伊斯兰教神学院,来自中亚各地的伊斯兰教徒都到这里来进行伊斯兰教学术研究。自建成之日起,该神学院就一直从事伊斯兰教学术活动,在苏联时期也未停止过。

阿尔卡禁城(Ark Fortress)- 游布哈拉首先要看古城墙和城门。Ark最早的城墙建于8世纪,后几经重建。 13世纪最辉煌时期,布哈拉有两重城墙,外墙内面积达72平方公里,内墙围着约1平方公里的阿尔卡禁城。今天,在布哈拉西南部仍能看到建于中世纪的古城墙,土坯的墙体外大多以烤砖装饰,墙基宽厚保证了墙体结构的牢固。当年共有11个砖砌的城门,现仅存完整的一座建于16世纪,巨大的城门两侧有高大的守望塔。现存的城墙大约有4公里长,11米高。阿尔卡禁城墙周长780米,始建于公元前3世纪。由于世世代代在原来的地基上不断重建,禁城的地基越来越高,以至于形成了山上城堡(18米高)。城墙也是层层叠叠地在原来的基础上不断加高,城墙高11米,宽4米,墙上有齿状射孔。 阿尔卡禁城是历代布哈拉统治者生活、工作的地方,内有清真寺、监狱、仓库、手工作坊、马厩、武器库、造币厂、交易市场、医院和药店等。城的正门朝西,门外是大校场,称为列吉斯坦广场,布哈拉的统治者们经常站在城门上一个木亭子里观看盛大庆典、阅兵或斩首罪犯。再外围的广场则是热闹的集市和奴隶交易市场。记得英国作家彼得·霍普科克在《大游戏》一书的开头描述过这样一个场景:1842年6月的一个早晨,在布哈拉王宫外的广场上,两个英国军人被押到这里执行死刑。汗王站在高高的城门上,高傲地看着两个已经失去了风度的英国军人——查尔斯·斯托达特上校和阿瑟·科诺利将军。当时,布哈拉汗国在大陆腹地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对外面世界的发展既不了解也不关心。而在1868年沙俄军队侵占布哈拉之前的大半个世纪里,大英帝国以东印度公司为基地,为防止沙皇俄国经中亚和阿富汗南下入侵印度,与沙俄进行了长期的明争暗斗,历史上称为“大游戏”。当时的布哈拉是双方争取联盟的一个重要战略地。那两个英国军人便是东印度公司派往中亚刺探情况,争取与布哈拉联盟以阻止沙俄南扩的私人信使。汗王痛恨别人打探本国的防御情报,下令将他们在禁城前面的大校场上当众斩首。 今天的列吉斯坦广场成了集会庆典的场所。布哈拉人喜欢斗鸡,在每年的乌兹别克春节(当地称纳弗鲁兹节),人们抱着自家最漂亮的公鸡到广场上一比高低,场面相当热闹。

ismailsamani萨曼陵墓 (Mausoleum of Ismail Samani) - 布哈拉素有“中亚城市博物馆”之称。据考证,自建城以来,布哈拉的位置没有改变,而在地下20米的纵深范围内,却埋藏着不同时期的大量文物和古迹;地面上则分布着170多座中世纪以来各种风格的伊斯兰建筑。其中最著名的是萨曼陵墓、卡梁建筑群等。 萨曼陵墓是中世纪中亚建筑艺术的典范。波斯人在这一建筑中首次使用火烧砖,据说和泥的液浆用骆驼奶调成。墙砖以不同的方式搭列,间有空隙,拼成了精巧别致的花草鱼虫或历史故事图案,墙体却坚固无比。陵墓是个立方体,覆以大圆拱顶,四角有小圆顶。立方体象征着稳固,也代表地球;大圆顶象征着天空,也代表宇宙。它们的结合,象征着天地合一。屋檐用砖砌成圆形,象征着太阳和星星。在干旱的沙漠,砖砌的陵墓经年不变,看起来像是一个巨大的木雕,但在不多见的雨天,整个建筑又变成了滋润的泥塑。这是此类建筑最为传神之处。相传,成吉思汗大军攻陷布哈拉之前,当地居民为保护陵墓用土将其掩埋成一个山丘,从而使这一建筑杰作免于战火的摧残。如今,萨曼陵墓成为来布哈拉朝觐的穆斯林信徒的必到之处和旅游者必看的古迹。

 Bukhara_010

别样的世外桃源

到了布哈拉,少不了要到大校场旁的市场去走一走。这里有阿拉伯红宝石、香烟、香料、干果,还有石榴、葡萄、青李子等各色水果。布哈拉的石榴是中亚最有名的特产,不但粒大、色红,而且香甜可口。据说中国的石榴就是从中亚传来的,古称安石榴。“安”是指布哈拉(古称安国),“石”指塔什干(古称石国)。除了瓜果蔬菜外,最吸引人的是工艺品摊,琳琅满目什么都有。布哈拉人擅长手工艺制作,布哈拉的古地毯是古董地毯中的精品。还有金银首饰、丝织品也很出名。因为深居沙漠之中,司空见惯的是火红的太阳,所以丝织品中多以红色和亮黄色为主,就像是太阳和沙漠。

曾经读过一本介绍布哈拉的书,对布市有很多的形象概述。除了说它是“城市博物馆”外,还有“智慧的布哈拉”、“博学的布哈拉”(指有庞大的知识分子群体和许多著名的诗人和科学家)之称,而“蓝色的布哈拉”则指这里的建筑多以蓝色为主调,给人一种梦幻般的感觉。我认识的一个布哈拉人称他的故乡是“绅士的布哈拉”。布哈拉人讲究尊严和形象,他们做事不紧不慢,很有分寸,大多过着俭朴的生活。他们知识丰富,幽默诙谐,喜欢沉思甚至带点忧郁,或许,这正是布哈拉多出诗人和艺术家的原因吧。

短短的几天实在不能尽览布哈拉上百处古迹。临行前的傍晚,夕阳远远地挂在天边,给城市那若近若远的蓝色剪影镶上了一道金边,街上的人愈加显得暖暖的、懒懒的。古老而遥远的布哈拉突然让我觉得好亲切,恍然觉得这是一个别样的世外桃源,只是这里多了许多真实的历史痕迹。不同的文化、两样的空间,远在天边的一隅,却给我反璞归真的心灵涤荡,让我留连忘返。

 

您也会看布哈拉的酒店。请,在这儿看一下

 

<<   关于撒马尔罕古城   |   布哈拉市   |   关于希瓦古城   >>

Copy Protected by Chetan's WP-Copyprotect.